首页 > 第二篇 1750—1914年的工业设计 > 第五章 设计改革 > 第三节 拉斯金、莫里斯与工艺美术运动

对于1851年伦敦“水晶宫”国际工业博览会,最有深远影响的批评来自拉斯金(John Ruskin,1819—1900)及其追随者。他们与帕金一样,对中世纪的社会和艺术非常崇拜,对于博览会中毫无节制的过度设计甚为反感。但是他们将粗制滥造的原因归罪于机械化批量生产,因而竭力指责工业及其产品。他们的思想基本上是基于对手工艺文化的怀旧感和对机器的否定,而不是基于努力去认识和改善现有的局面。

1. 拉斯金的设计思想

拉斯金本人是一位作家和批评家,从未实际从事过建筑和产品设计工作,主要是通过他那极富雄辩和影响力的说教来宣传其思想。他在参观了博览会后,对于“水晶宫”和其中的展品表示了极大的不满。在随后的几年中,他通过著书立说和演讲表达了他的设计美学思想。尽管他承认在目睹蒸汽机车飞驰长啸时,怀有一种惊愕的敬畏和受压抑的渺小之感,并承认机器的精确与巧妙,但机器及其产品在其美学思想中绝没有一席之地,他断言,“这些喧嚣的东西(指机器),无论其制作多么精良,只能以一种鲁莽的方式干些粗活。”他还反对机器生产所要求的准确性,他写道:“人类并不倾向于用工具的准确性来工作,也不倾向于在其所有的活动中做到精确与完美,如果使用那种精确性来要求他们,并使他们的指头像齿轮一样去度量角度,使他们的手臂像圆规一样去画弧,那你就没有赋予他们以人的属性。”他认为只有幸福和道德高尚的人才能制造出真正美的东西,而工业化生产和劳动分工剥夺了人的创造性,因此不可能产生好的作品,而且还会产生众多的社会问题,只有回归到中世纪的社会和手工艺劳动,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反对工业化的同时,拉斯金为建筑和产品设计提出了若干准则,这成为后来工艺美术运动(Arts and Crafts)的重要理论基础。这些准则主要是:

① 师承自然,从大自然中汲取营养,而不是盲目地抄袭旧有的样式。

② 使用传统的自然材料,反对使用钢铁、玻璃等工业材料。拉斯金厌恶新材料,曾以辞职来抗议在牛津博物馆建筑中使用铁。他反对“水晶宫”也是出于同一理由。

③ 忠实于材料本身的特点,反映材料的真实质感。拉斯金把用廉价且易于加工的材料来模仿高级材料的手段斥之为犯罪,而不是简单的失误、缺乏良好意识或用材失当。

拉斯金完全否定工业产品可以具有美学价值的可能性,他的观点概括了英国社会和知识分子僵化、刻板的特点。这种僵化拒绝正视已在酝酿之中的奇迹及其意义。这一时期的问题是清晰明了的,但支配着英国艺术生活和美学观念的固有的保守主义,使人们难以真正认识到工业的成就和潜力,从而倒退到了怀旧的泥潭。而在同一时期,工业及其产品却在不同层次上改变了国民的视觉环境和生活,诋毁工业及其产品或许会带来暂时的满足,但它们是不可能长期被忽视的。

2. 莫里斯的理论与实践

拉斯金思想最直接的传人是莫里斯(William Morris,1834—1896)。莫里斯17岁时曾随母亲一道去参观1851年的“水晶宫”博览会,他对于当时展出的展品很反感,这件事与他日后投身于反抗粗制滥造的工业制品有密切关系。莫里斯继承了拉斯金的思想,但他不只是说教,而是身体力行地用自己的作品来宣传设计改革。在他的影响下,英国发生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设计运动,此即工艺美术运动。

尽管莫里斯在对待机械化及大工业生产方面有他落后的一面,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作为现代设计的伟大先驱是当之无愧的。莫里斯不但使先前设计改革理论家的理想变成了现实,更重要的是他不局限于审美情趣问题,而把设计看成是更加广泛的社会问题的一个部分。由于超越了“美学”的范畴,使他能接触到那些由来已久的更加重要的问题。他与许多像柯尔一样有志于设计改革的人士一样,深受1851年博览会失败的刺激。在1862年的第二届世界博览会上,莫里斯也展出了自己的作品。然而,这次博览会依然未能解决矫饰问题。与拉斯金一样,他认为这个问题是与机器生产联系在一起的。但是,莫里斯并不像拉斯金那样害怕和厌恶机器,他写道:“我们所要抛弃的并不是这台或那台具体的钢制或铜制机器,而是压迫我们生活的巨大而无形的商业暴虐机器。”他认为劳动分工割裂了工作的一致性,因而造成了不负责任的装饰。由于目睹了装饰、形式和功能之间的鸿沟以及历史主义的泛滥,莫里斯决意另辟蹊径。他的新婚更加强了他的信念。为了给新婚家庭安排起居,他跑遍了大小商店,居然无法买到一件使他感到满意的家具和其他生活用品,这使他十分震惊。在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作下,他自己动手按自己的标准设计制作家庭用品,用来装修由韦伯(Philip Webb,1831—1915)设计的住宅“红屋”。他们创作的家具、墙纸、染织品等,是他们新的设计思想的第一次尝试。莫里斯步拉斯金的后尘,继承了他忠实于自然的原则,并在美学上和精神上都以中世纪为楷模。在他的设计中,将程式化的自然图案、手工艺制作、中世纪的道德与社会观念和视觉上的简洁融合在一起,从而发展了帕金关于形式或者说装饰与功能关系的思想。莫里斯在阐明他所采用的装饰时说:“在许多情况下,我们称之为装饰的东西,只不过是一种我们在制作使用合理并令人偷悦的必需品时所必须掌握的技巧,图案成了我们制作的物品的一个部分,是物品自我表达的一种方式。通过它,我们不仅形成了自己对形式的看法,更强调了物品的用途。”根据莫里斯的观点,装饰应强调形式和功能,而不是去掩盖它们。

莫里斯商行于1866年生产的“苏塞克斯”椅

图5-9 莫里斯商行于1866年生产的“苏塞克斯”椅

莫里斯设计的印花棉布图案

图5-10 莫里斯设计的印花棉布图案

莫里斯出身于富商家庭,曾就读于牛津大学学习神学。在牛津大学期间,他受到了拉斯金思想的影响。他在游历法国之后,对哥特式建筑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进入一家建筑师事务所学习建筑,但时间不长。“红屋”建成后,莫里斯与几位好友建立了自己的商行,自行设计产品并组织生产(图5-9)。这是19世纪后半叶出现于英国的众多工艺美术设计行会的发端。尽管莫里斯与别人一道设计过家具,但他主要是一位平面设计师,即从事织物(图5-10)、墙纸、瓷砖、地毯、彩色镶嵌玻璃等的设计。他的设计多以植物为题材,有时加上几只小鸟,颇有自然气息并反映出一种中世纪的田园风味。这是拉斯金“师承自然”主张的具体体现,对后来风靡欧洲的新艺术运动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政治上,莫里斯是一位积极的社会主义者。他曾说过:“我不希望那种只为少数人的教育与自由存在,同样也不追求为少数人服务的艺术。”“人既然要劳动,那么他的劳动就应伴随着幸福,否则他的工作就是不幸的,不值得的。”这体现了他主张社会平等和反对压迫的思想,但在其晚年却出现了矛盾的现象。一方面他的社会主义理想进一步发展,另一方面他的设计又变得越来越复杂和昂贵,他所接受的设计委托多是豪华宫殿的室内装修设计。因此,为了全面了解莫里斯,我们必须将他的理论与他的实际工作分别开来。前者体现了他对未来乌托邦式的理想,后者又不得不与英国工业化的现实相适应。这种理论与实践脱节的现象正是这一时期设计改革家们的共性。莫里斯是一位复杂的人物,在政治上和设计上他是激进的,但他又深深地迷恋传统,间或还体现出强烈的浪漫色彩。他曾写道:“我的作品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实现了我的梦想。”

帕金和拉斯金等人在19世纪早期提出的将设计与伦理道德紧密结合的思想,由于莫里斯和许多工艺美术运动积极分子的努力而继承发扬下来了。当美学标准失落之际,道德标准就会填补真空,19世纪下半叶英国设计的状况,正说明了这一点。

3. 工艺美术运动

莫里斯的理论与实践在英国产生很大影响,一些年轻的艺术家和建筑师纷纷效仿,进行设计的革新,从而在1880—1910年间形成了一个设计革命的高潮,这就是所谓“工艺美术运动”。这个运动以英国为中心,波及不少欧美国家,并对后世的现代设计运动产生深远影响。

工艺美术运动产生于所谓的“良心危机”,艺术家们对于不负责任粗制滥造的产品以及其自然环境的破坏感到痛心疾首,并力图为产品及生产者建立或者恢复标准。在设计上,工艺美术运动从手工艺品的“忠实于材料”、“合适于目的性”等价值中获取灵感,并把源于自然的简洁和忠实的装饰作为其活动的基础。工艺美术运动不是一种特定的风格,而是多种风格并存,从本质上来说,它是通过艺术和设计来改造社会,并建立起以手工艺为主导的生产模式的试验。

工艺美术运动范围十分广泛,它包括了一批类似莫里斯商行的设计行会组织,并成为工艺美术运动的活动中心。行会原本是中世纪手工艺人的行业组织,莫里斯及其追随者借用行会这种组织形式,以反抗工业化的商业组织。最有影响的设计行会有:1882年由马克穆多(Arthur Mackmurdo,1851—1942)组建的“世纪行会”和1888年由阿什比(Charles R.Ashbee,1863—1942)组建的“手工艺行会”等。值得一提的是,1885年由一批技师、艺术家组成了英国工艺美术展览协会,并从此开始定期举办国际展览会,因而吸引了大批外国艺术家、建筑师到英国参观,这对于传播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的精神起了重要作用。

工艺美术运动的主要人物大都受过建筑师的训练,但他们以莫里斯为楷模,转向了室内、家具、染织和小装饰品设计。马克穆多本人是建筑师出身,他的“世纪行会”集合了一批设计师、装饰匠人和雕塑家,其目的是为了打破艺术与手工艺之间的界线,工艺美术运动的名称“Arts and Crafts”的意义即在于此。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为了拯救设计于商业化的渊薮,“必须将各行各业的手工艺人纳入艺术家的殿堂”。

工艺美术运动对于机器的态度十分暧昧,“手工艺”一词越来越多地与以手工艺方式为基础的美学,而不是“手工劳作”本身相联系,也就是产品设计要反映出手工艺的特点,而不论产品本身是否真正是手工制作的。设计行会大都同意机器是无法避免的。阿什比就曾说过:“现代文明依赖于机器,不认识到这一点,任何对于艺术教育体系的热情都于事无补。”但是,机器生产的结果需要彻底改革,并且这种改革必须在社会及美学两方面有所突破。

沃赛于1898年设计的橡木椅

图5-11 沃赛于1898年设计的橡木椅

沃赛于1900年左右设计的火钳与煤铲

图5-12 沃赛于1900年左右设计的火钳与煤铲

沃赛(Charles F.A.Voysey,1857—1941)虽不属于任何设计行会,但他却是工艺美术运动的中心人物,在19世纪最后20年间,他的设计很有影响。沃赛受过建筑师的训练,喜爱墙纸及染织设计,与莫里斯、马克穆多等人交往甚密。沃赛的平面设计偏爱卷草线条的自然图案,以至人们常常将他与后来的新艺术运动联系起来,尽管他本人并不喜欢新艺术,并否认与其有任何联系。沃赛的家具设计多选用典型的工艺美术运动材料——英国橡木,而不是诸如桃花芯木一类珍贵的传统材料。他的作品造型简练、结实大方并略带哥特式意味(图5-11)。从1893年起,他花了大量精力出版《工作室》杂志。这份杂志成了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的喉舌。许多工艺美术运动的设计语言都出自沃赛的创造,如心形、郁金香形图案,都可以在他的橡木家具和铜制品中找到(图5-12)。沃赛的作品不但继承了拉斯金、莫里斯所提倡的美术与技术结合以及向哥特式和自然学习的精神,并使之更简洁、大方,成为英国工艺美术运动设计的范例。

阿什比于1902年设计的银质水具

图5-13 阿什比于1902年设计的银质水具


阿什比的命运是整个工艺美术运动命运的一个缩影。他是一位有天分和创造性的银匠,主要设计金属器皿,这些器皿一般用榔头锻打成形,并饰以宝石,能反映出手工艺金属制品的共同特点。在他的设计中,采用了各种纤细、起伏的线条,被认为是新艺术的先声(图5-13)。

阿什比的“手工艺行会”最早设在伦敦东区,在闹市还有零售部。1902年他为了解决“良心危机”问题,决意将行会迁至农村以逃避现代工业城市的喧嚣,并按中世纪模式建立了一个社区,在那里不仅生产珠宝、金属器皿等手工艺品,而且完全实现了莫里斯早期所描绘的理想化社会生活方式。正如阿什比所说:“当一群人学会在工场中共同工作,互相尊重,互相切磋,了解彼此的不足,他们的合作就会是创造性的。”这场试验比其他设计行会在追求中世纪精神方面都要激进,影响很大。但阿什比却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中世纪所有关键性的创造和发展均发生于城市。由于行会远离城市也就切断了它与市场的联系,并且手工艺也难于与大工业竞争,这次试验终于在1908年以失败而告终。阿什比自己开始认识到,工业毕竟是有长处的,并抨击他称之为拉斯金、莫里斯的“理智的卢德主义”的思想(19世纪初,卢德主义主张用捣毁机器的方式来反抗工业化,并形成了自发性的工人运动)。1915年,阿什比对手工艺感到失望,到开罗大学当了一名英语讲师。在谈到设计行会的作用时,莫里斯曾说:“不可能指望在样本目录上印上名单就能提高工匠的社会地位,或者哪怕在最低程度上改变资本主义商业体制。”在能否通过设计的力量来改变社会方面,莫里斯并不像同事们那样乐观。实际上,工艺美术运动不久就变得商业化,并转向更多地注重于美学方面。

英国的工艺美术运动随着展览与杂志的介绍,很快传到海外,并首先在美国得到反响。因此,美国的工艺美术运动在时间上大体与英国平行。尽管美国长期受法国学院派的影响,但仍有许多重要的英派设计师。一些工艺美术运动的著名人物如阿什比等先后访问过美国,有的还为美国进行了设计,他们向美国设计师传播了拉斯金和莫里斯的思想。在英国的影响下,美国在19世纪末成立了许多工艺美术协会,如1897年成立的波士顿工艺美术协会等。美国工艺美术运动的杰出代表是斯蒂克利(Gustav Stickley,1858—1942)。斯蒂克利受到沃赛作品的启发,于1898年创立了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公司,并着手设计制作家具,还出版了较有影响的杂志《手工艺人》。他的设计基于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的风格,但采用了有力的直线,使家具更为简朴实用,是美国实用主义与英国设计运动思想结合的产物。

工艺美术运动对于设计改革的贡献是重要的,它首先提出了“美与技术结合”的原则,主张美术家从事设计,反对“纯艺术”。另外,工艺美术运动的设计强调“师承自然”、忠实于材料和适应使用目的,从而创造出了一些朴素而适用的作品。但工艺美术运动也有其先天的局限,它将手工艺推向了工业化的对立面,这无疑是违背历史发展潮流的,由此使英国设计走了弯路。英国是最早工业化和最早意识到设计重要性的国家,但却未能最先建立起现代工业设计体系,原因正在于此。

《工业设计史》教材目录

《工业设计史》课程学习资源

设计引擎

正在加载数据 ...